褪火歌

学业糟糕,卸lof先
有缘再见

©褪火歌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你看看你们家爱豆04

=21岁全能型偶像新人团团长雷狮×30岁淡圈后复出影帝安迷修

=娱乐圈、综艺、轻松向

CHAPTER 04 心机

       艾比本来打死都不同意安迷修真的把十五份早餐都带去机场的。

       她恍恍惚惚地吃着安迷修给她准备的面包,余光里便捉见有人影一晃,视线追过去时,就看到安迷修提着两大袋饭盒偷渡似地站在玄关处,随时准备向保姆车进发。那两叠卡通饭盒上一水儿的小马宝莉从透明塑料袋上明晃晃印了出来。粉嫩俏皮的卡通图案勾起艾比的童年回忆的同时,也勾起了艾比久违的羞耻心。

       她等一会儿绝对不要向别人承认这个怀抱十几头小马公主候机的某人是她带的艺人。

       临上车时,艾比把心一横,快走几步,坚决地挡在保姆车前面,挺起并不伟岸的胸膛,向执迷不悟的安迷修昂起头,试图做最后的殊死挣扎:“安迷修同志我跟你讲清楚,能上我车的东西只有一样——饭盒,或者饭桶,你选哪一个?”

       安迷修闻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绕开艾比,开了另一边车门安置好了早餐联队。然后他那写满无奈的眼神翻过车顶,静静与艾比隔空相望。

        艾比倔强地回望,一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样子。

        两秒后,安迷修觉得自己应该开个玩笑才能顺利过关。

        他脑抽一样笑起来,说:“哈哈,你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司机小姐。”

       艾比:“……”

        然后,接下来去机场的路上,安迷修花了将近一个小时为自己一时的嘴贱向艾比道歉。

       等坐到车上,方才被早餐风波暂时驱散的早起后遗症卷土重来,尽管安迷修对着前面的车座一遍遍刷新道歉词库,嘴上没个停顿,却也在车厢的摇摇晃晃中里把意识撒得七零八落,到后面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或者艾比说了什么,头一偏,披着东边隐隐绰绰晕染开的酡红暖光,渐渐眯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皮上附着的光亮转黑转暗,身体安宁下来,安迷修才迷迷瞪瞪地掀起眼帘。

        驾驶室空空如也,他抬起头看,窗外是铁色的天花顶和直走横穿的管道,还有群蚁排衙的各式汽车

         ——感情他一觉睡到机场停车库来了。

       安迷修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动作间把放在身侧装饭盒的塑料袋弄得哗啦直响。尽管身体是动起来了,但脑子里的思考功能还在艰难重启,他一下处理不了纷至沓来的信息,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声量大得惊人的玻璃敲击声,强行把安迷修的七魂给叫回了六魄。

      “谁?”

       安迷修摇下来半面车窗,外面那人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挤进车来,带着两分笑意和一分讥诮:“睡饱了吗,师兄?你又迟到了。”

       只见车窗外的人穿了一件深蓝的长风衣,被车窗裁得只剩一段腰。他见安迷修还揉着眼睛,好整以暇地俯下身凑近了车窗,继续“哒哒哒”敲了几声剩下半面车窗。明星的保姆车为了保护隐私,用的都是特制的防窥玻璃,从外向里看是毛都不见一根,但向外看却是一览无余,也不知道刚刚他怎么能在一片黑窗中准确地敲中安迷修的位置。

        安迷修清晰地看见那人斜挑起一边的嘴角,轻佻得很。

        他对这位印象挺深的。不仅因为他特别帅,气质带痞的,跳舞特别好看,还因为这家伙张口就是看您作品长大的。

        他五味杂陈地开口:“……是雷狮啊,你怎么在这?”

       来人正是雷狮。他嫌戴着口罩说话不方便,干脆一把扯下来:“艾比在和场务沟通,说看你睡的香,暂时顾不上管您。我到的早,她就让我帮个忙,过来把你‘搞’起来——她的原话。”他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

        安迷修脑袋还涨着,也没想起来跟这个仅有两面之缘的师弟掰扯“搞”不“搞”的问题,倒是对自己似乎又迟了有点惊诧:“嘉宾都到了?”

      “就差您。”

      “那怎么会单独叫你过来,不应该交个工作人员来吗?你万一被狗仔或者粉丝堵了怎么办?”安迷修有意提点一下雷狮。

        偶像男团的粉丝团大多有一个特点——粉丝基数未必大,但论战斗力,绝对实打实的精英级,一个顶十,追星时往往状若疯狗,群体出动时好比一个加强连。更何况安迷修不得不承认,雷狮的颜值已经逆天到把他这种阅美无数的钢铁直男都征服了,要是敞着脸往人群中间一戳,不论是不是明星回头率都包管赚个百分百,效果应该跟等同于随身携带镁光灯。如果这会儿为了给他提供叫醒服务而“光荣牺牲”,那这个所谓的“师兄”他也不好意思做了。

        然而镁光灯特别欠地耸耸肩,一脸无所畏惧:“我自己想出来走走,您算顺带的。再说,能追上我的狗仔还没出生呢。”

       安迷修被他的大言不惭彻底震慑了。嗫嚅了一下,也不知道该多劝点啥,索性眼观鼻鼻观心,懒得再说多,心里却想,这货如此自傲,总会有天摊上大事,现在没有实践经验,说的再多他也能当屁放了。

        他随手修整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准备下车。

        雷狮趁安迷修整衣服的空档,低下身子往车里面隐晦地瞧了一眼,突然,他逡巡的目光仿佛触到了什么,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猛地顿了一下,有些僵。

        安迷修一钻车门,正好对上了雷狮紫眸中还未收敛的情绪。拍戏久了,天天盯着别人的脸和自己的脸做文章,他对人的面部表情变化进化出了一种职业病般的敏感。在雷狮一闪而过的晦暗神色中,他看见了明晃晃的不悦。

       他钻出车门的动作肉眼可见地停滞了一下。

       然而,那样的表情在雷狮的脸上只停留了短短的一瞬,一眨眼,雷狮的笑容就像不曾有过阴云的晴空,灿然如阳,十分有杀伤力:“我们走吧,师兄。”

安迷修虎躯一震:“……啊,好。”

也许是看错了吧。

可是他还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是不是忘记东西了。

安迷修想转身看看车上有没有落下的东西,可雷狮往旁边一杵,捋开袖口向他露出手表,催上了瘾:“快走吧师兄,已经开拍了——行李箱和证件艾比已经帮你拿了,没什么好检查了。”

安迷修一听已经开拍了,有点心虚,只来得及把心里那颤颤巍巍冒了个尖的顾虑信手拍灭,赶紧把口罩戴好,跟上雷狮走了。

        航班早不意味着人少。安迷修和雷狮为了避免被人认出来,两人连电梯也没坐,爬楼上了登记大厅后直奔节目组提前租用的贵宾室。有雷狮在前头走,安迷修甚至连路也不用看,光埋头盯着他的牛仔裤跟着飘就行,左转右拐了不到五分钟就顺利找到了组织。

        等安迷修走近一看,房间门口站着一团看上去像在把风的、也不知道是节目组的还是机场安排的工作人员——与其说“站着”,不如说是在用扎马步、翘屁股等形态各异的姿势粘了一列脑袋在那扇双开门的门缝上,要不是有几个人挂的staff牌被飙到背后,标明了他们的身份,那贼头贼脑往门缝里瞧的样子真能让安迷修下意识觉得他们是偷窥内闺的采花贼联盟。

        在安迷修震惊的眼神中,雷狮大步流星地走上前,矜持地伸手拍了拍席位最外的脑袋之一的身子。那工作人员大哥扭头一看,叫了出来:“谁啊——啊是雷狮!——诶,安迷修老师也到了!齐了齐了!”

        一坨人听了这一喊,立刻把自己从门上撕下来,很快就正正经经地站在两旁,还掸了掸肩上不存在的灰尘装相,期间不忘记跟安迷修和雷狮道声好。

        雷狮应了,突然问了一句安迷修不懂的话:“里面还在继续吗?”

       “没错,”大哥拧眉,一脸肃穆答道,“战况十分激烈、精彩。”

        其他工作人员一齐赞同地点头。

       “嗯,好。”

         ……不是,嗯什么、好什么、怎么回事啊?

       安迷修胸中顿时被无数个问号塞满,就在他彻底懵逼的时刻,雷狮迅速打开了门。

       说时迟那时快,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有一个极有辨识度的声音撕裂空气,高亢地穿透所有人的耳膜——

       “反正人还没齐,来吧!格瑞!我们!来!战!”

        安迷修:“……”

        不愧是专业的Rapper,连下战书都充满了节奏感呢。

        雷狮向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于是姗姗来迟的影帝先生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

        只见房间里浩浩荡荡坐了十几号人,加上两架大马金刀立着的摄像机,空间逼仄到安迷修感觉,只要所有人腿再伸长点就没有给人落脚的地方了。他先雷狮一步进门,一走进屋心处,满室十几双眼睛霎时像聚光一样捏成一簇,齐刷刷地射向他,其中最闪亮的,是摄影师跟前那个又长又笨重的大镜头。他过去演过那么多场戏,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那么多双年轻的眼睛,却突然扭捏了起来,像有一只名叫紧张的小虫一口咬上了他痉挛的心脏。他眼前其实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场景——所有人都突然息声,所有人都只是专注而好奇地看着他,这让安迷修觉得自己像供人观赏的楚门。

        不,他比楚门还惨,楚门不要台本就能演的很好,他要。

        他余光角度不够大,捕捉不到暖场宝金,只好将求助的眼神递向凯莉。

        凯莉坐在摄影师后侧,在他看过来时,把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绕手转了一圈,用嘴型无声示意:“在拍了——安——哥——加——油。”

       安迷修:“……”见死不救的坏女人!

       好在有人反应很快:“是安哥!哎呀,你终于来啦!”

        是埃米出了第一声,随着一声落下,所有熟不熟的嘉宾都或热情或假装熟稔地开了口,甚至站了起来,想要走过来迎接一下安迷修。摄影师必须冲锋在前,一马当先地扛起摄像机,就想给他来个近脸。

        安迷修还没来的及反应,就和镜头大眼瞪小眼,本来好不容易在肚子里酝酿了几秒的开场词瞬间卡膛,带不出来,像上战场忘带枪的愣头青。

        他的喉结向上,再向下,又升降一次。

        全场瞩目之间,他果断地转身,几步退出了门外,啪的一声合上了门,把一切恢复到好像他不曾开过这扇门。

        门内的人面面相觑,都好奇他要做什么。

        很快,门外传来他瓮声瓮气的声音:“咳,不好意思各位,刚刚那段剪掉怎么样……在下没发挥好,我们再来一次——”

       房间内外的人全部笑作一团。雷狮刚刚还没没进去,现在在门外正对安迷修涨红的脸,食用口味更佳,笑到恨不得滚到地上。

        安迷修的到来为刚刚开展得热火朝天的战书运动画下了一个休止符,场面暂时从硝烟弥漫的战争频道转回和乐融融的综艺频道。

        安迷修“重来”的一次,场面一片温馨和谐,他风度翩翩地和每一个人握手,温和地应下他们客套的仰慕之词和小幽默,像作文里说的“吹遍神州大地的温柔春风”一样吹进了小房间,如果不是节目组录像在手,没人相信刚刚那个害羞窘迫的人就是安影帝。

        一阵“你好我好大家好”之后,安迷修屁股终于挨上了给沙发。雷狮也走进来坐好。

        破冰“会谈”正式开始。

        虽然同在娱乐圈,但这八尊男神彼此都不算熟,偏偏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微妙联系,镜头面前聊起来居然也有话可说。

        埃米是最活跃的。他本身就是综艺达人,抖包袱牵话题轻车熟路,不时瘫在小沙发上问时间怎么还不到,逗得人不得不轻松一笑,给人的感觉就像个行走的表情包。其实,当初埃米知道自家姐姐“供奉”的大神就是安迷修后,曾忙不迭请安迷修参加了一场他们姐弟的“家庭聚会”,聚会中话题不知为什么引到了艾比的糗事,居然整整聊了三个小时,相谈甚欢,故而安迷修对这个毒舌又能屈能伸的孩子很有好感。安迷修听他一句就接一句,配合良好。

        然而除去埃米,剩下的人都不是善茬。海盗团不必说,十几二十岁的小伙子在一起也闹不出什么,连一向不爱说话的卡米尔也加入讨论,等雷狮一加入更是闹得更欢了,看上去玩得不亦乐乎。

        格瑞的表现有些出乎安迷修的意料,他本以为全部人中间最难搞定的就是他。这是安迷修第一次亲眼见到大名鼎鼎的格瑞。格瑞今年25岁,一直独立经营着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乐队Crack,是一年不发歌,发歌火一年的典型,但也是作风低调到连娱记都懒得追的人。他除了做音乐之外没有别的爱好,据说平时沉默寡言、惜字如金,帅得冷峻,活得孤傲,对谁都一张扑克脸,也就偶尔被拍到和金一起吃饭的照片。但缘分就是如此神奇,本来对谁都爱搭不理的格瑞因为安迷修的乌龙,得以从签订丧权辱国战书的命运中实现惊险一跃,暂时脱身,为报大恩,聊天中居然破天荒主动向安影帝抿了一下嘴角,像个勉强可以称之为微笑的动作。这让安迷修松了口气。

        相反的就是嘉德罗斯了。

        由于安迷修无意中破坏了他的对格瑞的“约会邀请”,这会儿鼓着包子脸谁也不甩,讲话刺得扎嘴,十分不配合,埃米和安迷修联手,才堪堪维持住虚伪的和平。安迷修和他问好时就碰了一鼻子的灰,居然没能生起气来,原因也很简单。

       这人被誉为国内硬核说唱的顶梁柱,但地下Rapper出身,没几张画质清晰的照片,有也都是黑白灰大兜帽只露下巴的专辑封面照。如今见了真人,才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不好好照张全脸——他完全被真实可触的3D包子脸所吸引了,并且突然有点理解那些在网上被嘉德罗斯骂“渣渣”还兴致勃勃地追着讨下一句骂的小姐姐的心理了。这孩子太反差萌了!

       不管安迷修现在心里想什么,外表上他一直挂着礼貌得体的微笑,一路左推右挡打太极,整个破冰仪式实力划水。

       按照综艺惯例,一开始嘉宾没齐的时候,导演会交给先到的嘉宾互动控场。现在人齐了,凯莉给了安迷修最后一点熟悉的时间,就安排金上场了。

       金得令,蹦蹦跳跳地跑到镜头前履行起了作为主持人的责任。

      “各位男神们你们好哇!欢迎来到我们的《男神大乱斗》,我是主持人——金,接下来你们的每一段旅程都会有我的参与哦!”

       “既然现在八位嘉宾已经到齐,那么现在是时候踏上属于男神们的征程了!出发吧,GO!GO!”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所有人跟着一个个他走出门去,经过镜头时还做个鬼脸。

        然而都是假的。摄像头一关,一群人绕了一圈又坐了回来,压根没有要出发。

       先前凯莉已经要求在每一次出发前都有留一张正式合影,所有嘉宾都被要求站成一排,做一个有点奇怪的加油手势,拍好后拿来做前期的剧透发博。

        在娱乐圈里拍照是门大学问,即使是氛围如此轻松的节目组,该有的规则还是一个不能落。论资排辈,跟小学分年级似的。安迷修咖位最大,地位相当于回校演讲的校友,自然被拥在中间,其次是高年级生格瑞、嘉德罗斯和埃米;海盗团作为新人,即使拿奖拿到手软也只算一年级,在这么一群大咖中间透明度仍然比较高,只能委委屈屈地在立角落,充当填补镜头的人形边框。

        紫堂幻拿摄像机录了一遍,又叫其他摄影师用单反拍了一遍,鼓捣了一分多钟,才等到凯莉的首肯。

       “OK。可以了,紫堂幻。”凯莉终于出声。

        收到摄影师紫堂的点头后,她转而向所有放松下来的嘉宾说:“嘛,各位辛苦了。等会大家可以在飞机上补个眠。我们等落地再拍——刚刚的部分效果应该不错。”

        金把话筒往别人手里一丢,向凯莉邀功:“那当然,有我在怎么会有问题呢,是吧凯莉!”

        凯莉白了他一眼:“少来,你满打满算就出镜了二十秒钟,有你没你一个样。”

       大家听了一阵哄笑。金假假地哭丧了脸,嘴里长嚎“凯莉她又欺负我”,就要往坐在沙发上的格瑞那里扑,只是被格瑞华丽地躲开了,一个扑空摔在了小沙发上。屋里又是一阵细碎的笑声。

        关上镜头,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松垮下来,露出皮下的本性。安迷修觉得自己开始有点享受这个节目了。

        房间内的拍摄就已经去了不少的时间,他们的定期九半的航班确实快要到了,一票明星和杂七杂八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出了房间,准备过安检了。

       等人都陆陆续续走出了门,紫堂幻还蹲在地上收三脚架,一屋子只剩下他和几个助理。然而这一次,往常表现良好的三脚架不知怎地闹了脾气,一动就吱吱呀呀叫,不愿意完成终极瘦身。

        身为摄影,不开拍的情况下因为设备不给力而断后是很正常的情况,紫堂幻也不急,耐心地留下来和他的三脚架斗智斗勇。

        就在这时,门又开了。

        紫堂幻瞟了一眼,是嘉宾之一雷狮,不知为什么去而复返。

        紫堂幻有些疑惑:“雷狮老师,落了东西吗?”

        谁知雷狮连一个回话都欠奉,几乎是风驰电掣地走到他的单反前,刹车,像是努力压制一身浑然天成的傲慢,抬着下巴,有点别扭地“请求”他:“能给我看看吗?”

       紫堂幻一头雾水,最终还是在雷狮不知算恳求还是威胁的目光下,迟疑地点点头。

        雷狮这辈子的字典里就没有真的收录“客气”这个词条,他甚至没等紫堂幻的头点完,就已经打开了单反的相册,点开方才照下的合照盯着。

        画面中,安迷修正好站在合照的正中央,握着拳头做加油的样子。他的动作其实有点不协调,但笑容十分自信,笑得看不见他眼中的绿,就像他一贯在银幕上展现的自己一样,光从照片判断,竟也看不出他和周围的人都不是同一个年龄段的事实。

        而雷狮自己微微向内侧着脸,好像没有认真看镜头,反而平行着往中间瞥,脸还被卡米尔的帽子挡了光,有点黑。

        他有些不满意地“啧”了一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屏幕,也不知道戳的是安迷修,还是安迷修的位子。

        他低声喃喃:

       “没有关系。都会是我的。”

        艾比进不去候机大厅,在等安迷修走到机场大厅,就看见她正在安检口前闷头玩手机。艾比抬头看见他跟着节目组来了,赶忙迎过来叫了一声“安哥”。站定后立刻把包包里安迷修的机票护照身份证一股脑拿给他。安迷修临进安检时,又条件反射地进入经纪人老妈子模式,交代他一大堆出门在外做综艺的事项。

       安迷修禁不住她念,又碍于她的权威无可反抗,只敢不住地往节目组大部队眺望。就在这时,艾比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手,福至心灵地问了一句:“咦,安哥,你的饭盒呢?”

       安迷修:“……诶?”

       艾比:“你不是给人早餐还送人饭盒吧?我的天,你也太实惠了吧?等等,居然有人要你的小马饭盒,他们这么欺负弱智不嫌丢人吗?”

       安迷修:“……我不是……我没有……”

        艾比见他嘴硬,还以为他真的又委屈自己,正要跳脚,就见安迷修面如死灰地说:“……艾比啊,我好像……全都……忘在车上了……”

        艾比一听愣了,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TBC-

——————————————————————

这章快卡成卡米尔(눈_눈)写的心力交猝,甚至没有余力写小剧场了QWQ

还是没有写到正式的综艺……不过总算是开拍了……嘛……

昨天还跟某位小天使夸下海口说昨晚就能写完【实力打脸】

你们喜欢这章的话,就请用评论告诉我吧TVT

爱你们哟♥

ps.我要期末考了,停更几天再回来报道,希望你们谅解TV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