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火歌

学业糟糕,卸lof先
有缘再见

©褪火歌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你看看你们家爱豆03

=21岁全能型偶像新人团团长雷狮×30岁淡圈后复出影帝安迷修
=娱乐圈、综艺

CHAPTER 03 田螺王子

        安迷修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时,他的手机还在不屈不挠地叫着。他不用瞟都知道是谁。

        经纪人艾比。

        安迷修自诩是个礼貌的人,按掉别人的来电这种事情他从小到大只做过两次,还都是手笨按错的情况。但这次不一样,他想把他亲爱的经纪人晾到山无棱,天地合。

        于是安迷修只是坐到床上,不等头发彻底干透,就钻进了被窝里,装成听不见铃声的鹌鹑。

        他真的需要罪魁祸首付出一点代价,借此抒发自己满腔无处可泄的郁闷,毕竟如果艾比不撒谎,他就不会在新人面前闹笑话了。

        他现在一点不想跟这个坏女孩分享今天的尴尬遭遇。

        和PIRATES的会面原定在中午就结束,结果因为那一串乌龙,直接导致他们的“互相了解”到傍晚;三四个小时的谈话总结起来,只让安迷修确定了一个中心思想。

        PIRATES根本不需要自己的照顾。

        这一次安迷修开始确实想得简单,甚至偷了懒,没上网去瞧一眼他们的履历,这才翻船完了还喝一肚子水。

        自己提出要见他们一面的最初目的,只是想要熟悉一下每个成员的个性,顺便传授一点“前辈圣经”,事先熟络些有利于在节目上表演团结友爱的场景时少点鸡飞狗跳的尴尬。

       然而安迷修很快发现,即使是像PIRATES这样崭新崭新的新生代,参加的真人秀都比自己这个与时代脱轨的娱乐圈陶渊明要多得多。

       这还不算完。谈话中没了经纪人在一旁镇场,安迷修悲催地认识到自己牵引话题的战斗力无限接近于零。十分钟后,安迷修的思维就像路边十块钱卖的风筝似的,被雷狮和帕洛斯牵着满场呼呼地跑,隐隐有回到当年丹尼尔忽悠他签约的即视感。昏头昏脑地聊了三四个小时,等到安迷修一脚跨进自己的小奥迪准备回家时,只感觉要是自己歪歪脖子再一拍脑袋,诸如“雷狮的歌得过超牛逼的某某奖”、“老幺卡米尔喜欢吃草莓味的甜品”、“PIRATES下一个MV佩利特别想站C位”之类的八卦废料就能从耳朵里哗啦哗啦掉出来。

       所以他今天到底做了什么……

       非典型性质的耍大牌算一个。

       海盗团粉丝知识入门算一个。

       对了,那个新生代舞霸还说他老。

       尴尬的侵袭往往分成两波。第一波尴尬产生于直觉,它会第一时间就告诉你“恭喜你你滑稽了”,好似当头棒喝,但注意力一转移,这种尴尬就淡了;第二波却往往是一天将尽时,潜意识已经悄悄帮你分析了你尴尬的每一个得分小项,趁你忙后空闲下来的那一刻猛地揭竿而起,充了一天电的尴尬跑着队形组团来袭,还边跑边大声宣读你的总分,打的就是一个猝不及防、针针见血,叫人光是脑内自我批斗就能羞愤欲死。

       安迷修的记忆回溯着早上和雷狮相见的的那一幕,脑里的画面一会是雷狮红色的唇锋,一会是“前辈你好老”,两个画面越翻越快,换来换去搅成一团浆糊,安迷修越想越嫌弃几小时前的自己,最后只好“嗷”地一声把自己埋在被窝里,再凄凄惨惨戚戚地发出一声悲愤的呜咽。

        他大概嚎了好几分钟,终于累了,安静了,却发现他的手机比他的气还长,都二十分钟了喘口气,那“套马杆”还有越唱越起劲的趋势。饶是安迷修打定主意今天之内绝对不理艾比,仍对此女磨人的执着肃然起敬。

        犹豫再三,他接起了电话,但没等对方冒话就抢着说了一句就利落挂断。

     “看微信。”

       等他转到微信界面没过两秒,艾比就急匆匆地打字过来。

      「最强姐姐:安哥我错了Orz你别生气呜呜呜……」


        别看艾比这么些年端的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大姐头拽样,一朝犯错,服软认怂业务依旧滚瓜烂熟。安迷修熟知她的脾性,要是搁以前早就被哄着哄着就原谅她了,可这次安迷修是真的有话要讲。

       他躺在床上慢悠悠地打字:

      「堂吉诃的大风车:不接你电话是因为」

     「堂吉诃的大风车:你男神我今天很生气,非常生气,very,超级生气。

       我怕我一接电话就对你发脾气,打字可能还好点。说实话,我不想批评像你这样关心我的人」

      「最强姐姐:……愿闻其详」

      「堂吉诃的大风车:别耍贫,我是认真的艾比小姐。」

      「最强姐姐:对不起。安哥。真的。」

      「堂吉诃的大风车:……你知道我生的什么气吗?」

      「堂吉诃的大风车:你明知道我无论开始有多不情愿,到最后一定会答应帮忙带新人的。我以为这是我们互相扶持这么多年以来,彼此都心知肚明的潜规则,可是你却选择了用欺骗我的方式,来加速原本顺其自然就可以达到目的的过程。」

      「堂吉诃的大风车:PIRATES很强,还和我是完全不同类型的艺人,我那么上赶着搞“先富带后富”那一套就显得很做作了。幸好PIRATES他们不计较我的唐突。

        艾比小姐,虽然这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虽然结果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但是我还是有些后怕」


        安迷修犹豫了一下,小心地把后面的“你会不会以后都这样骗我。”删去,再按发送。

       其实,左上角的“对方输入中”一直闪着,但从安迷修那几大段发出去之后,艾比一句都没有说,可能是打了又删了。

       我是不说的太重了。安迷修想,有点踟蹰于是否该说几句宽慰话补救一下气氛。

        就在这时,艾比发来了一段语音——足足有60秒。安迷修翻身起床,光着脚就去翻箱倒柜地找耳机,因为他想听得清楚一点。等他插上耳机就按开了语音,艾比带着微微哭腔的声音便从耳机里流泄出来:

      “安哥,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现在知道错了,千万种理由都好,我就是不该骗你——是我太急了。

        你为了安先生……离开了两年,中间除了几条信息你连话都没跟我说过……在我以为你可能不回来的时候,你不仅回来了,而且还跟我讲,说你想继续演戏。你可能很难想象我听见你这句话时的心情,那种想让你快一点、再快一点地彻底归来的心情……根本不受控制。

       安哥,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是个很奇怪的艺人?你和新人商业绑定时毫无芥蒂,拍戏从来不争番位,最可怕的是,你明明爱拍戏爱的那么投入,为了安先生你也居然真的能做得到不发一词抬脚就走。那时我就说,是不是如果我不帮你把好东西留住,你就会全部拱手让人……啊天……我都说了些什么……算了算了都说了那么多了,再跟你说句实话……这次搞出来个新综艺有一半原因为了你——确切点说,是我和金、还有凯莉合计整出来的……

        要、要杀要剐随、随便你,但节目我已经帮应下来了,而且制作人也已经把合同给我了,我发给你你记得给我看完,知道没——”

         60秒走到了尽头,但艾比还没有说完,补了一行字:

       「最强姐姐:你要是看完了还不同意就」

       「最强姐姐:我就」

       「最强姐姐撤回了一条消息」

       「文件」

       「最强姐姐:算了」


        安迷修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指尖在键盘上踌躇,最后用力地摁了几个字符,放下手机的同时,也放下了一声不轻不重的叹息。

       「堂吉诃的大风车:我没有不同意。

        只是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我觉得,你对我的信心可以再多一点」

       「堂吉诃的大风车:是我让你们担心了。」

       「最强姐姐:……你知道就好」

       「最强姐姐:我」


        这一句发出来,却没了下文。安迷修等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问:

       「堂吉诃的大风车:……艾比在吗?」

       「堂吉诃的大风车:knock knock~艾比|ω・)」

       「堂吉诃的大风车:好了好了」

       「堂吉诃的大风车:你男神不生气了」


        对方没有回话。安迷修手足无措了一会,突然灵光一闪,茅塞顿开。

        她一定是被我感动哭了。

       这么一想安迷修霎时自己把自己乐出了声,骨碌碌跌回了被窝里,嘴边的笑在像水波一样,一层层漾开来。

        

 

         此时,距离安迷修启程参加《男神大乱斗》还有两个月。

       《男神大乱斗》是一款由主要由丹尼尔公司投资打造的全新明星真人秀节目,也是鬼才导演凯莉的综艺初尝试,还未开拍就在圈内小小地火了一把。凯莉的公关能力一向不错,作风却是唯恐不够高调,先大招大揽了长期拍摄纪录片的顶级摄影师紫堂幻团队,又把丹尼尔公司的底牌主持人金亮了出来,圈内宣传轰轰烈烈,简直就是把“谁来谁火”这四个字刻在脸上。但做这个节目的最初动机不纯,故而除了先前就内定的安迷修,以及公司夹带私货推上去的PIRATES外,凯莉不想给乱七八糟的人蹭便宜,后来又翻脸回绝了不少人,所以剩下的嘉宾席一直是虚位以待的状态。

        人缘颇好的金见状,自告奋勇要为节目添柴加火,转身就拉来了知名独立音乐人格瑞、国内地下RAP第一人嘉德罗斯以及现象级综艺咖兼配音演员埃米。凯莉能拒绝的了别人,但拒绝不了金,而金显然不觉得他组建的队伍有什么问题,但就算是安迷修,一看见这个可怕的跨界名单心脏都会小小地一震。

       “男神”不一定,“大乱斗”是可以打包票了。

        这简直是一支覆盖了影视歌坛配音三界、上至影帝偶像下至网红地下Rapper的超强杂牌军。重点不是超强,是杂牌军。

         连安迷修这么深居简出的人都听说过嘉德罗斯和格瑞在微博上的世纪互怼之战,加上令人头疼的海盗团,《男神大乱斗》嘉宾的战斗力应该媲美核武器。只要安迷修一设想要和这么一群包括海盗团在内的奇葩度过录制期间的整整三个月,就会担心到寝食难安。

       更何况名单定下之后,他发现自己依旧是年龄最大且大出一截的那个。

        ……还能不能一起玩了?

        剩下唯一能让安迷修对未来怀揣点希望的是《男神大乱斗》的节目形式。节目组发来的合同和细则上,除了游戏具体内容外都写得很清楚,预计做四期,采取的是全新的半期室外录制以及半期的棚内Reaction的形式,剪辑后在某卫视和丹尼尔公司旗下视频网站播出,活动内费用全部由节目组负责。每一次外出大概会安排三天的录制期和一天的嘉宾自由活动时间,每两期之间间隔也不会太近,而且允许私下探班。这样的条件在圈子里实属难得,总体上安迷修知足了。

       《天照》的剧本后来出了一点不小的问题,全体演员包括安迷修受到剧组召唤,被捉回去补了好几个镜头,结束时,才发现两个月的时间一转眼就已经溜走了。

        之前节目组一直死憋着不告诉安迷修目的地在哪里,最后只在临出发三天前神神秘秘地给安迷修发了条信息,提醒他早上七点钟去首都机场集合。这个时间对窝在市中心的安迷修来讲有点苛刻,因为这意味着,安迷修明天早上五点多就得出门。艾比见状表现十分积极,为了让他的行程万无一失,可谓是操碎了一颗心,出发前一天晚上因为害怕安迷修醒不过来,艾比就提议安迷修到机场附近的酒店住下,看样子恨不得把安迷修打个包送到快递公司,明早闹钟一响就能把人一键发送出去。

       然而安迷修眼里焕发出坚定的光,跟她说:“我要做很重要的准备。”

       艾比直觉他的表情怪怪的,好像在计划一件大事似的你——而且应该不是一件好事。

       女人必须相信自己的直觉。

       艾比第二天就认证了这句话的真实性。

       “安迷修!你在干什么!?”

        早上五点钟,艾比一推进门就看到了令人眩晕的一幕,感觉自己再多看一眼眼前的景象,就可以腾云驾雾直接飞升了。

       只见餐厅的小桌上密密麻麻码了十几个形态各异的小饭盒,各盛着几片提子面包和一枚形状完美的荷包蛋,正不要钱地冒着热腾腾的气。安迷修穿戴整齐地站在厨房和餐厅的玄关处,腰上草草系了个快要脱松的天蓝色围裙,手上的锅铲还托着一枚还在滋滋作响的新蛋。两人在并不狭窄的餐厅相逢,面面相觑三秒

       “不是我说——你做那么多早餐干什么!!”

       安迷修不解:“给大家做的啊。这么早就集合,大家肯定没吃东西,会晕倒的啊。艾比,我给你也做了一份,你肯定没吃吧?”

       艾比:“……快把暖男模式关掉,我要瞎了……”

       安迷修:“???”

       艾比:“你是田螺王子吗?”

       安迷修打包的手顿了一下:“……谢、谢谢夸奖?”

       艾比:“……”

       沉默,是今早的康桥。

       后来艾比细细数了一下桌上到底有多少份爱心早餐,再看向安迷修时,感觉自己应该露出了邂逅佛祖的表情。

       安哥所谓的“大家”,怕不是把机场的蟑螂都算了进去。

       他两年前不是这样的啊??!!

————————————————————————

码到一半睡着了结果醒来才发现字还没打完23333赶着上学,不说废话了,看的开心请大家留言(鞠躬)
我喜欢评论2333
好我修完了
看见超多评论,心花怒放🌸敲开心

这一章过渡一下,下一章就综艺了(终于!)
写完这一章感觉自己的脑浆都稀薄了一点呢!

对自己的发文时间感到绝望,有人看的到吗真的……

谢谢看我文的小天使
我就不做链接了,看全篇文章可直接点我打的tag你看你爱豆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