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火歌

学业糟糕,卸lof先
有缘再见

©褪火歌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你看看你们家爱豆01

写在开头

1.清水轻松娱乐圈HE,综艺、写来放松,可能偶尔小撒一盆清澈的狗血。

2.cp雷安。
21岁全能型偶像新人男团团长雷狮×30岁淡圈低调影帝安迷修。
其他凹凸人物也有不少戏份。含年操。

3.注意,你闻到的CP味除了雷安之外都是属于你的。你是对的,但别说出来哦。

4.我是一篇有大纲的缘更小长文.jpg

5.可能会有不少后续小修。看的舒心就请留言哦。啊啊啊棒棒棒烂烂烂无聊无聊什么的都行。

CHAPTER 01 说服

        艾比从丹尼尔的办公室走出来之后以旋风的气势丝毫不收敛地刮进公司每一扇门,然后退出,关门“啪”地一响,再打开下一扇,循环往复,走廊回荡着她的低跟小鞋不堪重负的哽咽,而她娇小的身体仿佛背负着高她十倍的熊熊怒火,无人敢近身。

        终于,有个小助理在艾比濒临彻底爆发边缘时鼓起勇气,抖着手指指向走廊尽头的茶水间。

        艾比点头,破门而入,角落矮沙发上赫然窝着正鬼鬼祟祟玩着保卫萝卜的安迷修。

       “安迷修!你怎么和丹尼尔说拒绝去《男神大乱斗》?难道种蘑菇好玩吗?”

        空气中艾比的愤怒已经化为实质,在半空劈咔劈咔爆裂出火花。

       “啊?”安迷修只听了半截,对硝烟味毫无察觉,手指迅速按了暂停,抬头温声问:“什么蘑菇?不好意思艾比,我没听懂。”

        艾比对上他因无辜而水淋淋的眼,愈发咬牙切齿:“呆子,你淡圈两年,现在还不给自己在观众前找点存在感,就真的只能演戏给蘑菇看了!”

        安迷修有点心虚似的把手机面朝下盖住,软绵绵反驳:“我没……这、不是才拍完《天照》吗……”

       安迷修此时坐在小小一张沙发上,空间就显得很逼仄,一双长腿没地儿塞,四处支楞着。他说话底气有些不足,导致那点点反抗在空落落的房间里完全没有支撑,听上去可怜兮兮,比捡豆子的灰姑娘还委屈。

       看他这副模样,艾比也委屈死了。她不仅委屈,心中还同时猛地涌起一股“恨铁不成钢”的严母心绪。

        想当年她刚入公司时就接手了安迷修一个蠢蛋,使出浑身解数为安迷修保驾护航,为他拉资源,哄粉丝、做公关、打广告,俨然为自己打造了优秀全职保姆兼女保镖的伟大形象,安迷修的荣耀时刻背后都有她忙碌的身影。到现在满打满算,她也跟了安迷修将近七年,连安迷修撅个嘴她都知道该喂什么饭,艾比自己也从一个生活助理混成了公司经纪人的一姐,按理说身经百战,早该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但说来可笑,每次面对安迷修这种天真的小挣扎小抗拒时,她都觉得无力,只能妄想自己的年纪和安迷修叔叔对换之后自己的公民幸福感能提高多少个档次,而不是天天像个神经质妈妈一样为扶不上墙的烂泥儿子愁得掉头发。

        而安阿斗完全察觉不到艾妈妈的千古愁思,安慰她:“艾比,你不用急的,我的观众不会忘记我,放心吧。”

       “哈?感情安大影帝对于自己微博里面的二百五十万僵尸粉大军很有信心?”

        安迷修闻言还不服了:“艾比你别说,你看,我有看粉丝留言的,每天微博都有提醒。”他言之凿凿,甚至还想把手机戳到艾比的脸上给她看。

       “你看,这个,叫‘电光火石’的后援会,每周都还在帮我转载消息呢。好多人评论,哪里是僵尸粉啊。”

        艾比怒极反笑,一把把他的手机挥开,尖声道:“看你个大头鬼,你是傻瓜吗!老娘会没有你那破广告号?你是不是只看过微博没看过下面的评论?好、好、好,老娘今天亲自念给你听!”

        艾比迅速打开手机,不顾安迷修手脚并用的阻拦,声情并茂的诗朗诵张嘴就来。

       “听好了安天真,随便挑的第一条。——‘我的安大大!你不要你的修米们了吗?你这个抛妻弃子的负心汉呜呜呜……’”

        安迷修:“艾……”

        艾比:“第二条:‘不要给我点赞,我就留个言试试安影帝坟头的信号好不好。’啊呀呀,这位朋友真幽默,这条的点赞我数数……七位数呢哈哈哈!我能用你的号给他点个赞吗?”

        安迷修:“……”

        艾比:“第三条,我来找条最新的……嗯,‘也许安老师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场梦。八年前我就而掉进了名为安迷修的陷阱,而现在的我,时常细细咀嚼安哥发布的每一点点信息,一个一个抠出来好抚平我的思念,然后被梦中自己求而不得的哭声惊醒。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想对安老师说——安迷修我艹尼玛你是死是活能跟我们修米说一声吗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伴随着艾比入戏的终极之吼,安迷修如遭雷击,扑通一声跪坐在地,抖如筛糠。

       艾比把手机丢回给跪地反思中的安迷修,像掸去灰尘一样拍拍手:

      “这样吧安迷修,我给你个机会告诉我,你有没有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拒绝这次公司精心给你安排的综艺?鬼才凯莉导演,金牌主持人金——都是你好朋友吧?这款节目还有免费提供旅游机会,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抓住,你不是早就想旅游了吗?”

        安迷修犹豫了一下:“……可是我以前没有参加过综艺节目。”

       “凡事都有第一次,驳回。”

       “我私下性格……很无聊,观众看了也会倒胃口吧。”

       “你性格没趣能把我气成这样?驳回!”

       “艾比我……”

       “你说的第一个字就与题目无关,驳回。”

       “……”

         安迷修选择沉默。

        在与安迷修的交锋中扳回一局,艾比虽然很想叉着腰摆出胜利的微笑,但看着安迷修低头,就着还没关上的微博网页默默看起刚才的粉丝留言。艾比也觉得这样死命逼他没意思,因为她的本意只是想让自家艺人在重登舞台的同时散散心罢了。心口的微痛渐渐啃咬上腮帮来,艾比不自觉叹了口气。

        她和这个家伙较什么劲?一个当初不得不装睡,现在睡迷糊了,又不得不被叫醒的人而已。

        她又不是不懂安迷修。他自己又何尝不想再次回到这个圈子?

        他童星出身,一出道就已一炮而红,往后的星途更是出离的坦荡。在这个三栖明星遍地走的娱乐时代,他却一直固守自己“只想演戏”的原则,而且还把低调和专一从四岁坚持到三十岁,不跨界、不高调、不参加娱乐节目,这导致很多制片人和导演都开他玩笑,说,你要找到安迷修,就只能带着好剧本找他。艾比惊异于他的坚持,除此之外,她能做的,只有尽力守护他这份天真。

        安迷修的演技在当代影星中极其出类拔萃,曾被媒体评价为“每个细胞都是戏”。他得过的奖杯多到可以当碗使,他本人更是年纪轻轻就成了获得国际某知名奖项最佳男主角的国内第一人,一奖封神。不过安迷修从未回头擦拭他闪闪发光的过去,他只会闷头向前,向前,再向前给,马不停蹄,日夜不息。

        像一匹睡着时都直着脖颈的马。

        大多数人进入演艺圈无非是为了名誉、金钱、或者“高级”些的表演欲之类,鲜花掌声之下都是包装后的欲望,本质上不必分个高下好坏。艾比起初也拿传统明星分类法往自家艺人身上套,但总觉得不对劲,只能自己在和安迷修相处的几年中渐渐摸索。直到后来有一天晚上,艾比等待下戏的安迷修卸妆回酒店时,无意瞥见他弓背伏在洗手台上拿化妆棉闭眼擦眉的一幕。洗手间昏黄暖光下,那张英俊而柔和的脸上倦怠又满足的神情莫名动人,睁眼那一刻,深邃绿眸流露出一丝对象不明的缱绻。
    
        安迷修是特别的那一个。

        艾比像打通了任督二脉,顿悟了。

       别人演戏是为了欲望,安迷修演戏是为了续命。没了戏,他就没有生活,失去存活的权力。这大概是这个傻瓜对镜头的绝对愚忠,也是他魅力的源泉。

       然而命运本身,即是最大的恶趣味。安迷修不主动退出,不代表世事就能如常;艾比能力再强,也不能让安迷修的家人长命百岁。

       安迷修的养父年轻时也是了不得的圈内人,堪称上一年代的娱乐圈教父。他奉行独身主义,没有结婚,只是步入中年后不知怎么地,又悄悄收养了两个孩子,悉心培养,这两个孩子中,就包括了安迷修。另一个孩子是安迷修的妹妹安莉洁,艾比也见过一次,感觉性格特别单纯迷糊,安迷修老是担心她哪天做手术把什么医用器具忘在人身体里。当然这是只是打趣,安莉洁没多久也凭借出众的天赋,成为国际骨科领域的领军人物,而这也是后话了。

        两年前,安迷修的养父突然病倒,医院从他身体上检查出已经病变到中期的喉癌,还有一身琐琐碎碎的大小毛病。没有癌症是不可怕的,但喉癌大概是最让病人感到无助的癌症,因为破开喉咙治疗后,病患很长一段时间只能吃流食,同时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需求。喉癌治疗时间长,安迷修不放心吃让护工照顾父亲,但另一边如火如荼的演艺事业却容不得他踩急刹车。不巧的是,安莉洁此时正好被一纸合同绑在德国的一家医学研究院做机密级别的项目,连电话都不能接,毋论飞回家照顾老人。

       安迷修不可能放下老人不管,最后只能在向公司付了一笔极其可观的“请假费”后,亲自担起了贴身照顾父亲的职责。一直到两年后安父病情稳定下来,安迷修才想起自己是个演员的事情。

        两年,对一个明星来讲是一个弹性过大的微妙的数字,既可以长到可以让一个十八线小明星埋没在无尽无休的选秀中,也可以短到让观众将本来就低调到没朋友的影帝抛之脑后。安父入院彼时,安迷修才拿到影帝奖没多久就自曝要暂时退出娱乐圈,闻到大新闻味儿的狗仔立马抓住机会,在各种场合围攻安迷修一个多月才放过他,而这时安迷修好好一件“为父淡圈”的道德佳话已经被炒成了“有目的激流勇退”、“影帝也有‘安可上瘾症’吗”。更何况安迷修说是向公司请假,其实就相当于把他在公司的资源全部拱手相让,安迷修回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庄家尽换、筹码全无的臭牌局。

        这些其实安迷修都不会放在心上,但对他来讲“安可”后最史无前例的尴尬是——他居然一时接不到好剧本了。

        他先前名声太大,但如今人气又太凉,简直就像是娱乐圈里的祖宗牌位,别人跪下拜一拜是必须的,但谁也不敢拿下来揣兜里。

        艾比作为安迷修唯一经纪人,是最能感受到安迷修人气滑坡实际效果的人。安迷修复出以来,她接到的剧本都具有肉眼可见的同一性:眼高手低的团队、清一色的垃圾故事配上俗破天际的商业气质。就拿安迷修刚刚完成拍摄的《天照》来说,整部剧虽然人设和演员方面都做的不错,但剧本不够饱满、缺乏深度就是最大的硬伤,若放在安迷修巅峰时期就是艾比瞟一眼就pass的级别。这种剧本作为复出宣告其实不能算差,但安迷修和艾比胃口前几年都被养叼了,自然很失望。更令人失望的是,就连这样的剧本都已经是艾比矮子中间挑出来的高个。他们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所以,艾比必须让安迷修的人气重新燃烧。

        拍新剧也好,接综艺也好,她必须努力把加热的煤气钮拧到最大,才能把锅里逐渐丧失斗志的安迷修给煮到酥软,让他重新变得能屈能伸香喷喷,做好重新被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所接纳前的一切准备。

        凯莉的新综艺《男神大乱斗》就是第一步。

        不过很明显,安迷修同志现有的思想觉悟还不够。

        完全不够。

        兵来水挡,将来土掩,不怕,她有的是招。

       “安迷修,”艾比忽然收起了张牙舞爪的低压,放轻了语气,好像变回了刚刚进公司时的青涩少女,“其实BOSS和我的意见都不作数,最终决定权,其实还是在你。对不对?”

       “……我懂。谢谢艾比小姐。我知道你们都在为我打算。”安迷修的声音闷闷的。

        口癖又冒出来了。艾比想。

        当年,为了让安迷修显得更成熟自然,艾比特意纠正了他“小姐”来“小姐”去的女性称谓,免得这种老派叫法无意间得罪某些敏感的粉丝,但安迷修一旦进入紧张或是认真的状态,这种称呼还是顺嘴就溜出来了。比如现在。

        看来刚刚那些话还是触碰到他了——艾比突然觉得这场谈判有望成功。

       艾比试探他:“那个,你知道这次凯莉的《男神大乱斗》请了我们公司两波艺人,一个是你,一个是咱们音乐部那边新搞出来没多久的新人男团,里面都是二十出头的小男生来着。”

       安迷修一听“新人”两个字就好像被按了反应按钮,绿蓝相融的眸子被乍到的好奇填满:“等等——”

       艾比一看安迷修的眼神,浑身一震。

       我艹,有戏。

       安迷修生命中有两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大部分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但艾比很懂。除了演戏,安迷修还有一种奇怪的帮助弱小的本能,为了安抚这种圣父的奇葩本能,艾比一度故意给安迷修同时安排了五六个新人指导演技,这人累得团团转却仍然乐在其中。对这种诡谲的意志,安迷修居然还给它起了名字,叫什么“骑士精神”,这让艾比一度怀疑安迷修是古穿今的神人,简称“神今”。

       果然这一次也一样。

       安迷修的眼睛一寸一寸亮起来:“你是叫我帮丹尼——呃不,帮公司带新人吗?男团?我没见过吧,是什么样的团?”

        什么样的男团?

       当然是个实力超强而且很有个性的怪物新人团,不然怎能跟你一起上综艺。

      “听说是个实力一般而且还不是很放的开的新人团。”艾比如是说,努力模仿着好友凯莉忽悠人时的诚恳语调,“不过音乐部现在特别宝贝他们,特意公车上书,要求给他们上综艺刷脸的机会。这不,丹尼尔怕会砸锅,考虑到有你兜着比较好,对你刷脸也有好处……”

      “唉,所以我刚刚听你不答应我才那么急的。你不去是小事,我是在担心,会不会没你当招牌,节目组就不想要那群小孩上了?”

        安迷修紧张到到连手机都放下了,屏幕里的萝卜被吭哧吭哧咬完了都浑然不觉,只用一种充满圣父气息的悲悯眼神看着他的经纪人,用献祭一般的口吻轻轻问:“艾比小姐的意思是,他们需要帮助,是吗?”

       艾比努力瞪大眼睛,用一种同样悲天悯人的高洁眼神回望他:“是的,安哥,他们非常、非常、非常需要你的帮助。”

       大明星和他的经纪人在狭窄的茶水间四目含泪相对,身上的圣光都快溢出墙壁去了。艾比对自己忽然飙升的演技也有了新的认知。

       很快,安迷修脸上浮现出内疚的神色,半晌,一边慢吞吞收拾扔在沙发上的背包,一边对艾比说:“帮我给丹尼尔打个电话吧艾比,就说我后悔了,我会去那个综艺节目,等会我就上去找他谈谈。顺便帮我问问,什么时候方便把那群孩子介绍给我认识下……哦对了,还没问,他们叫什么?”

       “……海盗团,PIRATES。”

      “这团名确实很适合孩子。”安迷修了然地微笑。

       随着这句话飘远,艾比脑中浮现出昨天在公司电梯里有过一面之缘的四个人高马大的“孩子们”,突然起了一身搓不掉的鸡皮疙瘩。

—TBC—

很无聊的科普

1.三栖明星就是指影视歌(电影,影视剧,音乐)三圈都有成绩的艺人。

2.安可&安可上瘾症:英文encore音译,本义指呼唤演唱者返场再唱的雀跃声。安可上瘾症则是讽刺一些公众人物以退为进,作势离开,又假借粉丝想念复出,类似歌手在演唱会上等观众喊了“安可”后返场的现象。

小剧场

雷狮:我的船出了点问题,下一章到。(听作者悄悄话,点头)啊……小孩?呵呵(冷笑),我会让他明白谁是小孩的。

————————————————————————
Merry Christmas亲爱的们!我是火哥,你们的新朋友!(BGM小猪佩奇)来交保护费的!

……我能要圣诞留言吗?